财新专栏1: 缩小差距之道

Body: 

缩小差距之道

 

来源于 财新《新世纪》 2013年第37期 出版日期 2013年09月23日 | 评论(0
一场旨在缩小城乡教育、营养和健康差距的战争,是政府最经济的选择
◎ Scott Rozelle 张林秀 | 文

  贫困经济学最基本的一条公理表明,今天就应致力于解决明天收入差距的问题。这条公理在诺贝尔奖得主给全球经济开的处方中有所体现。收入分配的铁律(我们不妨称其为“公理一”),可以表示如下:明天的收入差距 = 今天的收入差距 + 今天的人力资本差距。

  为了实现缩小未来十年收入差距的目标,中国必须大力降低当前人力资本的差距,此外别无选择。

  从长期来看,收入差距的走向可能比增长率更为重要。如果差距过大,中国有可能停滞不前,甚至导致过去三十年的成果付之东流。

  按照北京师范大学李实教授及其团队的研究结果,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收入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2007年基尼系数已接近50(确切地说是49.7)。2003年-2007年之间,中国基尼系数的上升速度几乎是全世界最快的。西南财经大学甘犁教授及其团队的研究结果则显示,中国的基尼系数甚至更高。

  尽管最近10年中国已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也是众多奋力向高收入行列转型的国家中一员,但是收入差距水平将令其很难成功,至少过去70年中尚无先例。

  这首先是因为高增长率带来高预期,即便贫困人口也不外如此。即便是需要长时间加班、恶劣的生活环境、较低的工资,大多数人还是选择在体制内就业。这意味着有一份工作,尽可能多攒钱;期待今后可以挣更多的钱,攒更多的钱。

  但是,整个体制是以增长能够惠及穷人为基础的。如果增长放缓,这些预期可能无法实现。希望一旦破灭,人们可能会决定退出体制,进入非正规经济甚至是灰色或黑色经济。

  另一个方面的原因,则是高收入差距常常伴随着较高的教育差距、营养差距和健康差距。而高收入的发达国家通常工资水平也高。雇主因而要求雇员要具备较高技能——数学、语言文字、科学、英语和电脑技能,来完成高工资对应的任务。否则雇主不会雇佣他们,代之以资本替代劳动力或是将技能水平较低的岗位转向海外。

  问题是,那些增长较快,仍在努力挤入高收入行列的国家的学生,在学校所学的与岗位所要求的技能脱节。如果大部分劳动力不具备高工资所要求的技能,相当一部分人将面临失业。一旦出现这种劳动力的两极分化,那些不能进入正规系统的劳动力,也只能进入非正规经济、灰色或黑色经济。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经济增长放缓所造成的干扰很可能导致经济的进一步增长放缓。此外,非正规经济系统中的一些人很可能会采取行动表达不满。如果这样的人足够多,整个国家无异于置身于炸药桶上。

  未来的中国究竟要走哪条路?下一个十年的社会面貌将是生机勃勃的还是岌岌可危的?解决收入差距问题的方式将起决定作用。本专栏将分期就今后的收入差距问题进行深入探讨。

  接下来的文章将分别呈现中国在人力资本方面存在的巨大差距和弥合差距之道——巨大的教育差距,巨大的营养差距,巨大的健康差距,巨大的婴幼儿差距、学龄前儿童差距、小学生差距、初中生差距、高中生差距、大学生差距。如果中国不采取任何措施(特别是严厉的措施)来缩小这些差距,中国恐怕不得不在近几年做好最糟糕的打算。

  我们将介绍一系列有助于缩小差距的干预措施。一些干预措施的有效性已获证实,一些正在实施。其中一些花钱不多且简单有效,另一些则需要进一步的努力和考量。但如果测算一下这些干预的总成本,再看看如果不采取行动缩小差距可能产生的后果,我们相信,一场旨在缩小城乡教育、营养和健康差距的战争,是政府最经济的选择。■

  Scott Rozelle为美国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所教授,张林秀为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


本系列的其他专栏

> 财新专栏 1: 缩小差距之道

> 财新专栏 2: 不平等始于最初1000天

> 财新专栏 3:没有幼儿园的童年

> 财新专栏 4:呼唤学前教育大改革

> 财新专栏 5:如何根治中国最大流行病

> 财新专栏 6:农村儿童的两个反差

> 财新专栏 7 & 8填平数字鸿沟

> 财新专栏 9:中国最弱势儿童

> 财新专栏 10:为什么辍学?

> 财新专栏 11:职业教育目标错误

> 财新专栏 12:改革中国式职业教育

 

 

 

News date (external): 
Friday, August 22,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