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专栏2: 不平等始于最初1000天

Body: 

 不平等始于最初1000天

 

来源于 财新《新世纪》 2013年第41期 出版日期 2013年10月28日
Scott Rozelle 张林秀 | 文

 

  最近在北京某小区散步时,一个大广告牌激起了我的好奇。上书“现在报名:让宝宝进iMBA”。难道中国宝宝要提前冲刺国际商学院学位? 但这只是一家豪华托儿所。每个宝宝的饮食起居得到极好的照顾,他们享受着足够的适龄游戏和玩具,并不需要学习营销学。今后他们会像北京市很多孩子一样有着美好的前途。

  而距离北京千里之外的中部山区却是另一番景象。中国农村教育行动项目(REAP)的调查发现,目前测试的2000个农村幼儿中有1000多个营养不良。如果把临界贫血的幼儿也算进去,超过80%的幼儿营养不良。

  REAP团队由西北大学、中国科学院和四川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专家组成,在2013年4月随机选择了11个山区贫困县的2000户婴幼儿家庭测试营养状况。这些地区并非偏僻的少数民族地区。家长绝大多数从事过或正在外地从事非农工作。父亲可能在西安建筑工地劳动,母亲生育之前或许是谁家的保姆,而她会在孩子6-12个月时,再回到原来的岗位,把照料孩子之责交给老人。在中国,这样的家庭有数千万之多。

  这些营养不良的幼儿最后会怎样?越来越多的研究证实,生命最初1000天——即从怀孕开始到2岁这段时间营养不良的影响是长期且不可逆的,这样的孩子长大后会有更低的教育水平、更低的收入和更高的犯罪率。一旦错过生命最初的这1000天,今后将再也无法补救。

  应当怎么帮助这些孩子?首先不应该把问题的根源简单归咎为贫穷。我们发现,虽然超过80%幼儿营养不良,但只有25%的母亲营养不足。这些家庭大多有能力支付孩子的营养开支。

  存在这么多营养不良和发育迟缓婴幼儿的根本原因在于信息缺乏。家长们对如何给幼儿提供营养饮食和有利于成长的环境一无所知。母亲们在学校上学时和接受产前检查时都无从接受相关 教育,甚至没有做过任何产前检查。 更令人惊讶的是,近70%家长知道把小猪养成膘肥体壮的大猪需要足够多的微量元素,但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家长认为婴儿也需要这些。家长们的无知使下一代人处于危险中。

  接下来,解决之道则是有效地干预。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CDRF)在卢迈的带领下,去年在青海省开展了一个富有创新性的政策试点。他们对婴幼儿的照料者进行营养知识培训,而且让家庭使用一种简单有效的方式给孩子补充维生素和矿物质——吃“营养包”。亨氏基金和他们在卫生部的合作伙伴也进行了一个类似的干预。两家机构的研究结果都表明,婴儿的营养健康水平在干预后显著提升了。

  CDRF的工作推动了国家“贫困地区儿童营养改善试点项目”在100个县实施。如果这个项目可以成功推广,那么它将彻底影响整整一代中国农村儿童未来的健康、幸福和发展前景。CDRF在项目设计、监控和管理上都很下功夫,省领导在项目开始阶段全力支持,所以它成功了。但项目运行仍存在问题。

  在国家县级试点中,婴幼儿的照料者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培训。同时,家长们得自己去取营养包,有时甚至要步行几个小时。此外,很多人离开农村在其他城镇养育孩子。这些情况都可能影响营养包项目推广的效果。总的来说,国家试点项目在实施力度上和CDRF的项目存在较大差距。而且国家试点项目也没有进行系统的评估证实推广是有效的,假设出现推广效果不如CDRF项目实施效果,很难找出失败的原因。

  目前,REAP也在开展一个大型政策试点项目,试图找到其他有效的方法给中国的宝宝发放营养包。这一项目在试点的执行机构、营养包的发放方式以及对家长的培训和提示方面做出一些改进,力图克服上述障碍。

  如果有人觉得中国在五到十年内便可轻易解决儿童营养不良问题,这是大错特错的。如果干预失败,中国人在生命之初就会形成巨大的不平等,未来必然威胁到发展和稳定。■

  Scott Rozelle为美国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所教授,张林秀为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

 

本系列的其他专栏

> 财新专栏 1: 缩小差距之道

> 财新专栏 2: 不平等始于最初1000天

> 财新专栏 3:没有幼儿园的童年

> 财新专栏 4:呼唤学前教育大改革

> 财新专栏 5:如何根治中国最大流行病

> 财新专栏 6:农村儿童的两个反差

> 财新专栏 7 & 8填平数字鸿沟

> 财新专栏 9:中国最弱势儿童

> 财新专栏 10:为什么辍学?

> 财新专栏 11:职业教育目标错误

> 财新专栏 12:改革中国式职业教育

 

 

News date (external): 
Friday, August 22,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