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专栏6: 农村儿童的两个反差

农村儿童的两个反差

 

来源于 财新《新世纪》 2014年第4期 出版日期 2014年03月03日

Scott Rozelle 张林秀 | 文 

   作者所在的农村教育行动计划(REAP)团队,2010年曾在贵州农村小学调研,发现40%学龄儿童感染了蛔虫、钩虫、鞭虫中的至少一种。寄生虫会吞噬儿童体内的营养,导致发育迟缓和营养不良。与正常儿童相比,他们学习成绩和记忆力更差,智力测试得分更低,出勤率更低。我们就此向国务院提交政策报告汇报了这一情况。高层领导人迅速指示相关部门深入调查,寻找有效解决之道。我们看到了希望。

  三年后的2013年5月,我们再赴贵州调研。令人震惊的是,这次却发现有将近50%的学龄儿童感染了上述三种寄生虫的至少一种。如果说我们的研究具有代表性的话,就意味着贵州农村及南方一些类似地区,有数百万的农村学龄儿童正为寄生虫所苦。

  说这是一个反差,部分原因在于肠道寄生虫病高发区多是地处热带最贫困的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像中国这样现代化水平不断提高,综合国力不断增强的国家。更重要的是,防治这种疾病非常容易,只需每半年吃两片驱虫药,它们服用安全、每片不到2元钱,一两天之内就可见效。也就是说,一个孩子一年原本只要8元钱就可以摆脱疾病困扰!

  第二个反差是关于视力的。

  这项发现最早源于Scott Rozelle教授的一个学生本世纪初在甘肃某贫困藏族自治县的研究。他发现,如果让农村近视的小学生配戴眼镜,学生成绩会显著提高。我们此后与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的专家见了面。他们是中国国内目前惟一长期致力于农村学生视力问题的眼科学领域专业学术团队。据介绍,约30%的10岁-12岁五六年级学生近视并需要配眼镜。他们做了很多研究,认为这一估计在中西部贫困农村地区也是合理的,但没有一个人能给出准确数字。

  于是我们团队自己开始调查。在过去几年,我们走访了遍布中国大江南北(包括宁夏、山西、河南、河北等地)的上千所农村小学,但奇怪的是,却几乎从未看到小学生配戴眼镜。在一所规模在100人以上的小学中,最多能看到一两个戴眼镜的孩子。

  这并不意味着学生们的视力没问题。通过和专业团队的合作,我们最终发现农村小学4-6年级学生中有近30%学生有视力问题。真正的问题则在于多达85%有视力问题的学生并不戴眼镜。当我们给他们配上眼镜后,学生成绩就大幅度提高。有的能从差等生一跃成为中等生,也就是从65分水平提升到75分。 10分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但却只需花费配一副眼镜的钱——300元左右。

  尽管存在有效的、成本低廉并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但中国这个正在走向现代化的大国却仍然存在上述问题。我们认为,问题主要在于儿童家长和儿童就学和就医的体制。

  中国发展得实在太快了。从低收入国家跻身中等收入国家,别的国家经历了四代甚至是五代人,中国只用了一代人的时间,普通公民还没有机会去学习营养、健康和育儿的知识,学习如何让孩子接受优质教育。

  如果市场失灵或者信息不对称,政府就应介入矫正。但是, 当中国高层领导人指示财政部拨款到贵州等地区开展驱虫项目时,相关部门并没有马上付诸行动,实际上没有给出预算,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这个问题并不严重。中国对于一些备受瞩目的城市富贵病如糖尿病、癌症和心脏病的预算每年都在增加,但他们似乎并不知道西南地区农村学校儿童肠道寄生虫病的感染率接近50%。

  中国在改善硬件设施和教师工资方面已经投入了几十亿元。而且,国家承诺尽可能增加投资来大力改善农村教育的产出。但重要的是,中国农村学龄儿童不能好好学习。再不采取行动,已经付出的巨额投资有可能被白白浪费。■

  Scott Rozelle为美国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所教授,张林秀为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

 


本系列的其他专栏

> 财新专栏 1: 缩小差距之道

> 财新专栏 2: 不平等始于最初1000天

> 财新专栏 3:没有幼儿园的童年

> 财新专栏 4:呼唤学前教育大改革

> 财新专栏 5:如何根治中国最大流行病

> 财新专栏 6:农村儿童的两个反差

> 财新专栏 7 & 8填平数字鸿沟

> 财新专栏 9:中国最弱势儿童

> 财新专栏 10:为什么辍学?

> 财新专栏 11:职业教育目标错误

> 财新专栏 12:改革中国式职业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