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专栏4: 呼唤学前教育大改革

 

呼唤学前教育大改革

来源于 财新《新世纪》 2013年第48期 出版日期 2013年12月16日

Scott Rozelle 张林秀 | 文

有关调研证实,中国农村儿童认知发展水平远低于城市儿童,源于其学前阶段认知发展不足。根本原因不但与孩子婴儿阶段的营养不足及父母育儿技巧不足有关,更因为他们没有受过良好的学前教育。

中国农村地区的幼儿教育相当匮乏且质量低劣,这必然影响中国未来发展大计,政府应当有所作为。农村教育行动计划(REAP)开展了一项实验,目的是分析政府应采取什么样的有效政策进行干预。

我们在河南省的100个村子选择了150名儿童。

干预前,所有孩子都接受了曾任北京医科大学儿童心理学家的欧慕洁提出的一项为不同年龄段儿童设置的教育准备测试,据此进行起点定位。之后,我们随机将这些孩子分为两组,干预组的孩子可以获得全额助学金,用以支付学前班学费;对照组的孩子则不给予任何资助,如果父母愿意送他们去学前班,只能自费。

结果如何?首先是好消息。助学金使很多孩子获得了学前教育机会。当他们5岁时,接受助学金的父母送孩子接受学前教育的比例比对照组高35%。实验也由此证实,昂贵的收费的确是阻碍父母送孩子上学前班的重要因素。实验同时也验证收费问题较容易解决——如果政府承诺学前教育免费,会有更多父母愿意送孩子上学前班。这是政府能够做到的、刻不容缓的第一步。

但也有坏消息。后续实验结果还显示,是否接受学前教育对农村孩子的教育准备没有影响。由于孩子是被随机分组,所以在干预前,他们的教育准备测试分数水平相同。然而几年后,两组孩子小学入学前再次测试,得分仍然相同。从计量学的角度来看,在当地即使接受学前教育也并没有提高孩子的教育准备程度。

为什么学前教育没有效果?核心原因是农村地区的学前教育质量低下。只要去农村的学前机构看一看就知道问题出在哪儿。这些学前机构师生比极低,老师未经培训,学校不提供系统课程。

除了让孩子们独自坐在黑暗的教室里,我们访问过最好的学前班里最主要的活动就是记忆汉字和反复做算术题——而这本是孩子们应该学会探索、学会玩耍和学会发现自己兴趣的最佳时间。中国不少投资不菲的学前班似乎都热衷于把小学一年级课程机械地照搬,并不真正去构建一套目前国际研究认为对孩子有帮助、适合学前教育的课程。

即使有越来越多的孩子接受学前教育,但只要教育质量不提高,这种投资就是一种资源浪费。但我们仍然坚持认为,中国的确需要继续在学前教育方面投资,同时学前教育的质量必须提高。

要提高教学质量,首先应加强教学硬件投资。此外必须培训教师——那些年轻、有活力、学习过适合儿童的课程的老师们。重要的是,必须提倡一种理念,即学前教育是培养孩子如何学会玩耍、学会社交、更有好奇心以及学会学习的教育阶段,不应当过早开始接受学科教育。然而,这正是中国学前教育的通病,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难以免俗。

我们希望有一门适合所有孩子的神奇课程,但没有任何国家能够提供。不同孩子需要不同的学习环境。他们需要老师来帮助他们分清自己的优缺点。好的学前教育正应该具备这样的功能。中国有一些创新的教育项目正在进行中,大多是由一些基金会、非政府组织、私企和学者发起并实施的,这些努力仅仅撬动了中国学前教育改革的冰山一角。

实际上,中国在扩大学前教育供给方面已有很大进展。只有学前教育免费,这些努力才可能在更大程度上成为现实。至少在贫困地区,学前教育应强制实行。更重要的是,现在必须要为学前儿童做出一些创新性、有建设性的学前教育改革,甚至这种努力还要扩展到城市。惟其如此,才能确保中国的学龄前儿童在健康成长的道路上齐头并进。■

Scott Rozelle为美国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所教授,张林秀为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


本系列的其他专栏

> 财新专栏 1: 缩小差距之道

> 财新专栏 2: 不平等始于最初1000天

> 财新专栏 3:没有幼儿园的童年

> 财新专栏 4:呼唤学前教育大改革

> 财新专栏 5:如何根治中国最大流行病

> 财新专栏 6:农村儿童的两个反差

> 财新专栏 7 & 8填平数字鸿沟

> 财新专栏 9:中国最弱势儿童

> 财新专栏 10:为什么辍学?

> 财新专栏 11:职业教育目标错误

> 财新专栏 12:改革中国式职业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