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专栏3: 没有幼儿园的童年

没有幼儿园的童年

来源于 财新《新世纪》 2013年第45期 出版日期 2013年11月25日

Scott Rozelle 张林秀 | 文

本专栏的作者之一Scott Rozelle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三岁时显示了足够的上进心,他目标明确且奋发努力,于是被送到鼓励孩子独立和自主选择的Montessori幼儿园。小儿子热爱自然和探索,愿意与其他孩子交往,但不喜欢和同龄人竞争,他被送到Waldorf幼儿园。这里的孩子常常在操场上奔跑、喊叫、一起游戏。两个儿子在宗旨不同的幼儿园里都成长得很好,足以让他们成为合格的小学生。

  这样的选择机会也逐渐出现在中国的一些大城市。北京和上海就有Montessori和Waldorf学校,还有很多不同特色的亲子课程班。

  中国农村的孩子却没那么幸运。很多孩子没有上过幼儿园。奶奶去地里干活时,孩子被绑在她背上。父母外出工作时,大孩子照顾小孩子。条件好的农村家庭,孩子也顶多送到私立托儿所。

  中国城乡教育的巨大鸿沟也出现在学前阶段。农村教育行动计划(REAP)研究显示,农村学前儿童的“教育准备”远落后于城市儿童。曾任北京医科大学儿童心理学家欧慕洁曾为不同年龄儿童建立了一项教育准备测试。她据此分析了四到五岁儿童的整体情况。中国大多城市儿童的教育准备得分在85分到115分间,中间值约为100分。得分低于70分,即被视为不合格。仅不到3%的城市四到五岁儿童被列入此类。

  REAP使用上述方法测试了陕、甘、豫40个乡镇750名四岁学龄前儿童,得出了相信是中国第一组贫困农村学龄前儿童的数据。结果显示,农村学龄前儿童全面输于城市儿童。样本中超过一半(约57%)的孩子不合格。超过86%的农村儿童得分低于城市儿童平均水平。

  原因何在?农村儿童认知发展不足源于学前阶段认知发展不足,后者与其婴儿阶段营养不足及父母育儿技巧不足有关。但我们认为还有一个原因,即他们没有接受过良好的学前教育。据REAP2008年的一项调查,样本村中四到六岁儿童中只有15%上了学前班,只有29%上了幼儿园。在经济最落后的地区,学前班和幼儿园的入学率甚至更低。

  缺少早教服务是导致学龄前儿童认知发展不足的主要原因——样本村中只有11%在当地有学前教育服务。贫困地区则几乎没有。我们还发现,仅有的少数学前班中,教学质量很差。师生比很低,教学设备陈旧,教师水平低。一些必要的服务,尤其是健康和营养方面的服务基本空白。最令人沮丧的事实是,中国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有效举措来促进这一领域益智课程的发展。当城市的孩子在精心照料下享受着各种有益于身心的早期教育,多数农村孩子却并没有任何合格老师的引导,只有一个肮脏黑暗的房间作为他们玩耍的“乐园”。

  学前教育对孩子的未来影响深远。很多研究都证实,学前教育可提高学业及认知水平,甚至降低了孩子小学阶段的留级率,这些积极影响一直持续到高中甚至大学及以后阶段。因此许多发达国家的教育专家都提倡给所有的孩子提供优质的学前教育。不少发展中国家的教育专家也开始促进并推广学前教育,使之成为整个教育系统的基础。

  中国不应成为例外。问题是,目前中国农村幼儿园并不是政府提供的,也不免费。尽管全国的小学已经免除学费,但学前班和幼儿园并无政策惠及。在大多数贫困的农村地区,学前班和幼儿园都是私立的,几乎所有成本都是通过向农村家长收取学费和其他杂费来弥补的。REAP的调查发现,早教机构的学杂费都很高,以至于很多农村父母,尤其是贫困地区的父母都不把孩子送到幼儿园。由于落后的学前教育影响,中国农村儿童势必面临着缺乏保障的未来。

  最近几年,中国已开始努力改善学前教育。尤其是在城市,政府增加了校舍投入,职业教育机构也培养了很多学前教育老师,学费总体而言也比较合理。但是据我们观察,农村的问题仍然严峻。

  在中国农村,学前教育入学率能否提高,还是取决于孩子能否很方便地接受教育。即便政府现在就付诸行动,对于很多孩子而言仍为时已晚。但晚做总比不做好。■

  Scott Rozelle为美国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所教授,张林秀为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


本系列的其他专栏

> 财新专栏 1: 缩小差距之道

> 财新专栏 2: 不平等始于最初1000天

> 财新专栏 3:没有幼儿园的童年

> 财新专栏 4:呼唤学前教育大改革

> 财新专栏 5:如何根治中国最大流行病

> 财新专栏 6:农村儿童的两个反差

> 财新专栏 7 & 8填平数字鸿沟

> 财新专栏 9:中国最弱势儿童

> 财新专栏 10:为什么辍学?

> 财新专栏 11:职业教育目标错误

> 财新专栏 12:改革中国式职业教育